皇冠足球官方网


24小时服务热线:028-66998929
我要读: 我要去: 我要找:
核心业务: 出国留学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公司新闻 > 有道进化论

有道进化论

来源: 2019-08-01

网易高级副总裁、网易有道 CEO 周枫

*转载自PingWest品玩(ID:wepingwest)。

长久以来,大众对“有道”的印象都是做词典的。

但事实上,有道已经自我进化成为了一家教育科技公司。所谓“教育科技”,教育是核心和目的,科技是手段。

教育公司的定位,最能体现在人员构成上。网易高级副总裁、网易有道 CEO 周枫告诉 PingWest 品玩:“有道有 1000 多人,超过 50% 都是教师、助教以及教研人员”。

有道业务布局同样围绕教育展开:以“有道精品课”为主的在线教育业务是核心,课程涵盖 K12、大学教育、职业教育和语言教育等领域;以有道词典为代表的一系列学习工具类 App 为在线教育业务提供流量支持;学习型智能硬件业务试图打通线上线下闭环。

贯穿三项业务又隐身其后的,是有道长期以来积累的 AI 技术能力,包括自然语言处理相关的神经网络翻译(NMT)、自动语音识别(ASR)、语音合成(TTS),以及计算机视觉相关的光学字符识别(一项可以识别图片里文字的技术,以下简称 OCR)。

某种程度上,有道一直刻意淡化了技术的角色。“真正成熟的技术应该‘消失掉’,但又时时刻刻在发挥作用。”周枫做了一个比喻,“就好像电灯,我们不会注意到它,但又一直享受到它带来的便利。”

而在更加抽象的、内在的做事方法论上,有道自我进化所依靠的,依然是植根于网易系文化里的理念——关心事物本质,摸清行业核心价值。

抓教育的本质

“我们还是不够懂教育。”在 PingWest 品玩的专访中,周枫被问到有道做教育业务的短板时如是说。

这多少是个令人感到意外的答案。从 2014 年以“有道学堂”切入在线教育算起,有道从事教育相关业务已经 6 年,并且“快有 100 个讲课老师”。

主打大班双师(一位授课,一位助教)直播的有道精品课也经受住了市场的考验,2018 年全年报名人次达 2000 万,营收首次超越广告,成为有道第一大收入。

在取得阶段性成绩后,周枫依然说有道“还是不够懂教育”,更多是出自他对教育这一存在了几千年的老行当的谦卑和敬畏,以及对互联网流量公司做教育这一行业趋势的省慎。

教育行业特别是在线教育领域,高获客成本一直是共同的难题,每名学员获客成本普遍上千元甚至更高。财新 2019 年一篇报道指出,一对一在线教育的获客成本已飙升至 8000 元到 1 万元,最低也得 3000 元到 4000 元。可以实现高转化的流量,是整合行业梦寐以求的东西。

在诸多新进教育行业的互联网公司中,有道不是流量最多的,但可能是流量最匹配的。有道词典、有道少儿词典、有道翻译官、有道口语、有道背单词、有道作业宝等学习型 App 构成了一个与在线教育受众高度重合的流量池。

2019 年 4 月周枫接受媒体采访时透露,“有道有比较大的流量池,在线教育业务的获客成本比行业平均水平低百分几十。”周枫对此不无得意,“我们团队都觉得挺开心。”尽管如此,有道做在线教育更看重的还是教育这件事的本质。

“在线教育脱离不了教育的本质,它首先要遵循的依旧是教育的客观规律——以内容为核心。”周枫曾如此解释自己对教育的理解,“在线教育应该是个内容服务生意,而不是流量生意。”

具体到执行上,有道的做法是找专业的教研团队,做优质的课程内容。

2014 年,有道试水大学四六级课程。作为一家技术出身的公司,有道在课程设计方面并无大多积累,因此选择和新东方出身的考神团队合作。效果非常明显,仅 2015 年上半年 6 个月的时间,考神团队的四六级直播课就获得了几万量级的用户数。

2016 年 10 月有道学堂更名为“有道精品课”时,将这一模式变成了一个长期项目——同道计划。有道拿出了 几个亿,打算孵化 20 个教育工作室,对于发展较好的教研工作室进一步深化合作。

工作室有签约制的,也有收购后变成内部团队的,最新的案例是小图灵。在 2018 年“All in K12”后,少儿编程成为有道下一个发力重点,目前已经推出了明星项目“有道小图灵”。

“小图灵原来是中科院和清华大学的团队,他们之前琢磨了两年时间怎么教小孩子编程,但苦于没有用户,产品也不够成熟。我们把他们引进来后打磨了产品,并且用有道的流量去推广,业务很快就起来了。”周枫对这一合作模式深表认可,“他们成就我们,我们也成就他们。”

“超过 50% 都是教师、助教以及教研人员”的员工构成,也由此而来,并且这一比例在将来“还会持续增加”,就连周枫本人也把“1/3 的工作时间用来找优秀的教师”。

做手机所不能

一直做线上业务的有道,正在尝试以智能硬件为载体走向线下。

此前被问到有道为什么要做智能硬件时,周枫曾回答道:“因为看到用户有需求。”从商业的角度来看,有道也认为做智能硬件是有利可图的一件事。

“我们觉得学习类硬件是一个非常大的蓝海市场。”周枫从苹果 iPod 中获得了启发,“就像苹果去做 MP3 之前,没有人觉得 MP3 是多么时髦的生意。iPod 给我们的启发是,用归零的心态,寻找真正的增长点。”

基于这样的认知,有道推出了多款学习类硬件工具产品,包括 2017 年 10 月推出的有道翻译蛋、2018 年 9 月更新的有道翻译王 Pro 2.0、2018 年 7 月发布的有道词典笔等。

其中,翻译蛋和翻译王主打口语翻译场景,基于有道核心的 AI 技术——自动语音识别、神经网络翻译和语音合成,分别面向入门级市场和中高端市场。

(有道翻译王 2.0 Pro)

有道词典笔则基于有道自研的 OCR 和神经网络翻译技术,支持扫描印刷物翻译单词,平均每秒能录入一个单词,查询效率为翻阅纸质词典的 15 倍。

周枫对有道智能硬件的核心价值想得很清楚——在体验和形态上与手机充分差异化,只有这样才能与手机上的翻译 App 区隔开,产生价值。

翻译蛋和翻译王专为旅行和商务场景设计,待机时间都有 10 几天,操作步骤简单,后者还支持离线翻译。形态上也专门设计成圆润的蛋形,保持非常轻的重量。

有道词典笔则主打学生群体。周枫解释道:“中国很多学生学习时往往是不能用手机的,学校不让用,家长也管着,但他们又有查词的需求,这就是词典笔的机会。”

(有道词典笔)

市场验证了周枫的判断,2017 年 10 月有道翻译蛋推出 10 个月后,卖出了 10 万部,当时仅次于科大讯飞翻译机的销量。

“有道词典笔卖得比翻译蛋还要好。”周枫告诉 PingWest 品玩,“我们 6 月份马上要发布词典笔第二代产品,算力大概是一代词典笔的 100 倍,能够识别整句。OCR 识别功能更加强大,可以识别各种歪歪扭扭的词句,并且体积还更小。”

让技术“消失掉”

有道在业务端面向大众的是在线教育课程、智能硬件和一系列工具类 App,鲜为人知的是背后支撑这些业务的底层 AI 技术。

“有道的 AI 技术主要集中在两个应用场景,一个是语言和翻译,另一个是教育。”周枫对 PingWest 品玩表示。

在语言和翻译场景,有道自 2015 年起开始自主研发神经网络翻译模型,并在 2017 年 4 月上线,替换掉了 2008 年推出的自研统计翻译模型。按有道首席科学家段亦涛的说法,神经网络翻译模型带来的翻译质量提升是过去十年的总和。

有道神经网络翻译模型翻译文本的质量,走在了同行的前面。“在英语学习场景中,有道神经网络翻译的英译中和中译英的 BLEU 值(行业公认的一项指标)领先了同行 7 个百分点;而在新闻文章翻译场景中,其英译中 BLEU 值超同行 6 个百分点,而中译英超过了 8 个百分点”。

如今,这项 AI 技术被应用在有道翻译官 App、有道翻译蛋、翻译王和有道词典笔等软硬件产品中。

(中间是统计机器翻译结果,最下面是有道神经网络翻译结果)

在教育场景,有道于 2018 年 11 月发布了达尔文智能教学系统,对 AI 技术和教育做了一次深入整合。该系统整合在有道精品课中,包括在线直播、在线伴学、纸笔练习三个部分。

由于有道精品课主打直播类课程,直播系统的性能直接关乎教师和学生的学习体验。“以前直播课程的直播系统都不理想,从老师讲话到学生听到这个老师讲的话,往往有 5 - 10 秒的延迟。”周枫告诉 PingWest 品玩,“我们通过一年多技术的研发,把这个时间缩短到 500 毫秒以内。”

在线上课后,精品课的学生还可以通过手机或电脑的在线伴学系统做习题,系统自动记录学生的知识掌握情况,进行个性化的推题练习。与此同时,系统里还将配备一位老师为学生提供阶段性辅导。

与上文提到的有道词典笔的场景类似,中国学生学习时往往是没有手机或电脑用的。“没有硬件载体,学生就没办法利用到 AI 技术”。周枫解释道,“因此有道推出了智能笔。”

用户在有道精品课上购买了相关课程后,有道会寄送一支智能笔和配套的习题册。

(有道智能笔)

从外观上来看,有道智能笔与普通手写笔无异,但其实它内置摄像头,基于有道自研的 OCR 技术,结合带有点阵码的练习本,可以实时记录下学生的手写数据,并和后台的大数据题库做比对,生成个人错题库、学情报告和知识图谱,后续再针对薄弱点智能推题。

不难看出,有道智能笔和词典笔,都是基于 OCR 这一关键技术。OCR 技术的难点在于复杂的场景,比如模糊不清、手写和文字变形。“传统做 OCR 的方法很难识这些场景的文字,我们基于自己团队的深度学习技术,将 OCR 在各个场景下的准确度都提高到了 90% 以上。”周枫对 PingWest 品玩表示。

(极其模糊图片中的文字,有道自研 OCR 也能识别)

在周枫看来,有道智能笔是人和科技相结合的最佳状态——以人为中心,科技“消失掉”。“学生用这个智能笔和用一只普通笔,在感觉上没有任何区别”。

值得一提的是,有道智能笔的自动批改习题功能也被学校采购使用,不过产品形态从笔变成了高拍仪。

周枫年轻时曾在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攻读博士研究生,当时他想留下教书,但因为丁磊找他回国加入有道而没能实现。有道从做搜索到做词典,再做到在线教育,成为一家教育科技公司,也算是以另一个方式实现了周枫当时的职业理想。

本文转自“PingWest品玩”,作者Decode。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,不代表芥末堆立场。


在线客服
尊敬的客户您好,欢迎光临本公司网站!我是今天的在线值班客服,点击“开始交谈”即可与我对话。
<--百度分享代码-->